凌止

腦洞很雷,通通都是自我滿足的產物

及穗轉生ABO大綱

及穗沒死所以這個大概也不會寫啦!就丟個大綱自爽一下!
腦洞紀錄所以打的挺隨便的
感謝陪我腦洞的逢秋白白阿轉!

先丟個人設
穗波葉禮 Omega 有記憶
和萬夜一樣是由照日杜養大的孤兒,遇見對方的時候恢復記憶
雖然是自己主動帶萬夜去看小太郎比賽使其恢復記憶但還是很討厭小太郎
跟萬夜一起留在照日杜照顧小孩
頭髮顏色大概是少年白吧(閉嘴
(最新荒野那個少年白設定是不是不用了啊w)
對及川懷有愧疚

及川昴流 Alpha 沒有記憶
意外結合的AO生出來的孩子,幼時承受雙親虐待,後被鄰居舉發收留到照日杜中
對穗波抱有夾雜著戀心的崇敬之心

及川的父母是買春的客人跟妓女的AO夫妻,因意外懷孕後來才勉勉強強結婚,但雙方都有暴力傾向,女方打不過男方就總是將氣發洩在及川身上,知曉再怎麼哭求都不會得到救贖而變得不信任神

及川12歲的時候因為鄰居通報而被保護,再由穗波(20?)領到照日杜,雖然沒有前世的記憶,但初次見面時便對其產生了異樣的信仰心

稱呼穗波為「老師」,覺得不能叫他的名字,萬夜的話就能很自然的叫萬夜老師

在長大成人的過程中信仰心漸漸參雜些許戀慕之情,18歲轉化成Alpha,在某次穗波被襲擊強制發情時救了他,為了防止自己對發情的穗波下手用刀捅自己大腿外側,強迫自己保持清醒,成功將穗波帶回照日杜施打抑制劑

保有前世記憶的穗波,在此之前對及川只有愧疚,因為這件事開始在意及川,在及川某次信息素紊亂之際半推半就的發生了關係,但還是沒有被標記

在意沒有被標記這件事的穗波
因為突然回想起來的記憶陷入混亂的及川
在一旁默默關注的萬夜,某天萬夜向及川搭話
「你想起來了吧」

前世捏造

身為御神體候補的穗波在照日杜能活動的範圍不大,其存在更是機密

及川因其能力被安排在萬夜身旁當護衛,因此遇見了穗波

「他才是我的神」
是及川看見穗波的第一想法

彌賽亞轉生ABO 及穗01

說好的先寫涼星還有跟白白禮尚往來的三栖周呢(心虛
總之先寫了及穗,碎碎念放最下面
可先看設定!這次更新了萬夜穗波跟及川的設定
新增yukihinajun的大致設定
寫的挺隨便的就……隨便看看吧

設定

彌賽亞轉生ABO 及穗01


我覺得及川很有當恐怖情人的潛力
&昨天才在跟白白逢秋說這輩子是不是也要BE

穗波對及川的感情基本上就是單純的愧疚吧
如果及川不跨越崇敬的那條線這對一輩子都不會有進展的(
暫時沒想到怎麼讓他們進展大概就只寫寫兩隻對彼此的感覺

明明一開始只有打算弄涼星的設定結果不知不覺弄了好多對……

【彌賽亞/涼星】關於間宮報告書的腦洞

轉生ABO寫到一半的產物,不會補完,超級意識流

含鋼章劇透,請慎入


———



若是、有誰能看到這段話的話。

一次也好,我希望有人能幫我送行。


「這裡是櫻花之林,是死去的櫻們的墓地。」

在被嚴格訓練與任務壓得喘不過氣的日常裡,極其稀少的空閒時光。

他記得那個人一臉無趣地說著話的表情,他的青梅竹馬苦笑安撫。

「原本以為挖到教堂機密結果只是這種事啊。」

但是他不覺得無趣,等同於不存在這世上的我們還能留有一個被悼念的地方,不是很好嗎?

即使他永遠無法成為這森林中的其中一株櫻樹。

他看向自己的彌賽亞,一語不發地微笑。




我知道他會來殺我,順利的話,這份報告書就會被發現吧。

把自己的任性寫在這裡其實不太好呢,對不起。


至那之後過了多少年呢?這個地方的櫻花仍絢爛綻放著。

他將小巧的布丁放著空無一物的土上。

「這是之前他推薦給我的。」

某天在筆電前的青年抱著腿咬住湯匙這麼說道。

在他死後他才從別人口中得知他的喜好。


能解讀到這裡,就代表你解開了前面的密碼吧。

messiah without G string.

我曾經用這把小提琴,在簽約儀式上演奏了《G弦上的詠嘆調》

那首曲子,是我的願想和希望,我希望你能明白G弦的意義。

我將我的希望,代替樹苗葬在森林裡。



———


真的是蠻意識流的不知道能不能看懂,反正就是隱藏在間宮報告書裡面的訊息在之後被有賀解讀出來的腦洞,本來報告書內容想用斜體的嗚嗚

只是希望他也能做為櫻被埋葬在這片森林,但仔細想想身為叛徒的他是不會被種在這裡的吧,所以用了琴弦代替

一直在想為什麼要拿掉G弦這件事,這篇是其中一個自我解讀,彌賽亞應該要拯救他,但他最後卻在彌賽亞身上喪失希望,直到死亡的前一刻才知道對方的想法

有想過後面要寫有賀在墓前獨白之類的啦,但果然不管怎麼後悔他們兩個結局就是這樣呢,覺得不寫出來也還是能感覺出有賀心裡那種「明白但同時也後悔著」的複雜心情

最後,謝謝看到這裡:)

彌賽亞trump paro設定

明明有想到很多正常的梗我為什麼一直進入奇怪的腦洞呢

雖然是paro設定但是含。有相當多關於trump系列的劇透請斟酌觀看
大家一起跟我看trump系列嘛一起活在繭期裡面吧(^o^)/一起感受絕望跟刀子吧各位
真的是超莫名其妙的paro,有些私設跟無視原作的地方請原諒

paro設定

永遠に枯れない花をつくろう。

弥赛亚 武器种族传说paro 设定memo

開頭先感謝白白跟逢秋陪我開腦洞(抱著大腿哭

彌賽亞 武器種族傳說paro 設定memo

大概講解一下paro會用到的世界觀,以下參考摘錄至維基百科

這世界有著被稱作「聖戰天使」的存在,他們可以化為武器與人類一體化共同作戰,平時看上去與人類無異,難以從外表判斷,壽命很長,因存在稀少所以價值極高。

聖戰天使外表上與人類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在身體的某處有核石存在,依照種族,形狀顏色大小及位置都會有所差異,核石是他們的生命及力量來源,只要破裂或是被取走就會失去能力並急速縮減壽命,他們平常都會遮住核石掩飾自己身為聖戰天使的身份來保護自己。

聖戰天使跟人類,通常只能一對一同契,只有在彼此的壽命結束,或是聖戰天使的核石被破壞時,才能解除契約。同契者要引發聖戰天使的能力時,提高彼此的親密度,也就是提升同步率是必要的。就算武器本身能力很強,要是同步率低的話,就不能完全活用。此外,因為在同契中,要是彼此的信賴關係崩壞,能力也會產生異變,所以要說人類與聖戰天使間的牽絆,左右了能力的強弱也不為過。

基本上聖戰天使是無法單獨一人化為武器作戰,但是有組織在生產所謂的人造天使,人造天使是身體被埋入人造核石的原普通人類,能夠將身體的一部分化為武器進行單獨作戰,但是在人造核石能源耗盡時,就會因核石碎裂死亡。

人造天使一般被當作拋棄式的工具,而且容易大量生產,聖戰天使們的核石會被稱作寶石,而人造天使會被叫做石頭。

原作中有保護聖戰天使的組織,也有狩獵他們的組織,製造人造天使的組織或者靠狩獵聖戰天使再賣出去以此維生的獵人,還有個非法的賭場,在裡頭人人都可以付錢參賽,贏了便可獲得獎金。

其他關於戰鬥的因為這個paro的武器設定跟原作差超級多所以就…反正是個自爽paro,畢竟聖戰天使只有女生這個設定我都不管了(

可以接受以上設定的人歡迎繼續往下

周:原本和嶺二一起被堤貴也封印在堤家,後來被周家偷走,在周家人要與其同契時逃走,途中遇上了三栖,為了逃跑迫不得已跟三栖同契。
原先因為被封印又差點被強制同契而討厭人類,後來因為三栖的緣故變得比較柔和一點。
實際上是相當稀有的一族,武器型態是匕首,核石位於右腳踝,平常會用腳鍊遮著。

三栖:為了賺錢常常在賭場參賽的選手,看過太多把聖戰天使當成武器使用的人,覺得違反自己所追求的究極的平等所以不與聖戰天使同契,在與周誤打誤撞同契之後也都不使用他。
以為周只是個很普通的聖戰天使所以在被追殺的時候還一直以為是自己在賭場的仇家。

嶺二:封印解除後與堤貴也同契,用自己的方式幫助三栖周,身旁跟著保護他的查理跟萊陽。
武器型態不明,核石位於左腳踝。

五係設定成暗地裡的聖戰天使保護協會,面對非法買賣或虐待聖戰天使的人會將其暗殺,再用寫手段安排政府的保護協會發現他們。
彌賽亞組合都是人類+聖戰天使

間宮:遭受虐待後被收留進五係,實際上是別的組織的臥底,人造天使,在力量即將耗盡之時請求有賀摘除自己的核石帶在身邊。
武器型態為小提琴,核石位於後頸,平時會用頸環遮住,稍長的頭髮也是為了遮住核石。

有賀:與間宮的同步率非常差,幾乎不能好好用他戰鬥。

加加美:武器型態為掌心雷,核石位置不明。

珀:武器型態為狙擊槍,核石位於手背,平常會用手套遮住。
哥哥琮也是聖戰天使,詳細情況不明。

柊介:武器型態不明,核石位於手腕內側,平常會用颯真給他的運動腕帶遮住。

嶺二原本逢秋有說微型電腦的我也很喜歡,但後來去google了一下發現好像跟我們想設定的不太一樣……?
總之想像中嶺二應該不是武器類的,感覺比較像輔助同契者智商的類型(?
加加美的武器設定來自逢秋,全篇的所有不明都是我沒想出設定來😂反正應該是不會寫出來的腦洞就……大家看看就好不要認真
有人願意拿去寫的話非常歡迎嗚嗚嗚嗚嗚
感謝看到這裡的妳,佔tag抱歉

【ありまみ/涼星】救いの始まりと終わり

if story,超級腦洞超級妄想
而且還超級短,與其說是文不如說是memo
還沒看曉及悠久可能會有bug
鋼跟深紅的劇透有
可以接受的各位請好好享受↓

———

「有賀さん真的沒什麼東西啊。」
「啊。」

那是畢業任務的前夕,依照規定要換去別房而開始整理行李的有賀,以及坐在床上咬著棒棒糖的加加美,他們的對話。

真的是相當少的行李量,幾乎裝不滿一個紙箱,不過考慮到有賀的過去,也不是那麼難理解的情況。
加加美無聊地看著有賀一件一件折好制服外套放進紙箱裡,才注意到沒被放進紙箱裡的 、形狀奇特的黑箱子。
在共同生活的這段日子裡從未看見的黑盒子讓人在意的不得了。

「有賀さん,這是什麼啊?」
提問的同時加加美直接拿走了盒子,放在大腿上拉開了拉鍊。

「這不是小提琴嘛。」
「有賀さん會拉小提琴的嗎?」
看上去也不像是會演奏樂器的人啊,加加美用不可置信的眼神來回看著小提琴與有賀,似乎是怎麼樣都無法把兩者連接起來似地。

有賀歎著氣放下尚未整理完的衣服走到加加美身旁,直接蓋上了盒蓋。
「我不會,快把它收好。」
「嘿~既然不會幹嘛留著,是什麼很重要的寶物嗎?」

「那是…遺物。」
「這樣啊。」

拉上拉鍊收好小提琴後又將小提琴放回了原處,加加美蹲在地上看著這個被有賀珍藏著的小提琴,那是一份連身為彌賽亞的他都不被允許共同分享的回憶。
「是說,這把小提琴叫什麼名字啊?」

有賀一愣,接著閉上眼,臉上的表情像是難受,又像是寬慰。
然後他緩緩開口。

「Messiah.」

———

『假如有賀在鋼之章後的某個時間點死去重生,在這次的人生裡選擇在調印式典中殺掉間宮——』
這樣的腦洞,不知道看不看的出來呢?
真的是很妄想的if story(笑哭

來源是鋼之章間宮的那句「如果那時你殺了我,我就能在沒有這些悲傷回憶的情況下死去了啊」,這句話實在太虐……(捂心口
↑聽力不大靠譜可能聽錯

標題想要表達對有賀來說上輩子遇見間宮是救贖的開始,此生遇見間宮則是救贖的結束
或許對間宮來說被有賀殺死是救贖的開始吧

感謝看到這裡的人(*^^*)
歡迎同好來交流啊拜託!!